求美者臉部修復案例的反思和體會

2021/09/24 23,119

撰文/陳世棟醫師;整理/編輯部

最近碰到一個案例,先前她在其他醫療機構接受多種項目治療,目的是想要改善臉部的老化問題。但術後不僅不如預期中的美好,且視覺上看起來更好老,所以使她不願意在該機構繼續治療,經過朋友的推薦找到我,希望我能幫她處理。


臉部修復案例分享

這位求診者當時的主訴是:「臉部脂肪堆積合併鬆垂、法令紋明顯、嘴角肉突出、輪廓線不明顯的問題」,該醫院給她的建議是先做臉部抽脂,再配合大V線的提升術,剛做完的時候臉部腫的很厲害,無法看出什麼問題,經過三個多月的恢復,她發現臉部嘟嘟肉是小了,整個軟組織是變薄了一些,於是皮膚反而更鬆垂了,臉也大了一圈,整個狀況看起來更老,醫院後面還幫她填了脂肪,做了音波、電波拉皮,但是最後的結果還是跟她的預期差距很大。

面診時,我發現的問題如下:中臉部的顴骨脂肪墊是下垂的,頰部的軟組織是薄且垂的,臉頰有一些明顯的硬塊和局部線性凹陷的情形,法令紋明顯,做PINCH測試後發現皮膚的深層鬆弛程度明顯,表層的皮膚有變硬的感覺。我判斷的狀況是深層的支撐纖維鬆垂,淺層真皮層的疤痕增生明顯,填脂後的少量硬塊,頰部抽脂不均勻產生的局部凹陷,線性凹陷可能與大V線過淺或是抽脂過薄有關,鼻基底凹陷。根據她的狀況,我建議首先將被破壞的深層支撐結構恢復,利用我個人研發的堆疊蛋白線支撐術,重建被破壞的支撐纖維,將變大變寬的臉,先重新復位到接近年輕態的位置,利用玻尿酸填充鼻基底,給予顴骨脂肪墊支撐,同時也將法令紋變淺變短,角度拉開。

施術的過程中,可以明顯的感覺到皮膚表淺的疤痕增生,連用30號針頭打麻藥都有難度,在埋蛋白線的過程中,穿刺的阻力也是很明顯的,復位的感覺也比其他完全沒有接受過治療的求美者來的好,經過一個多月的恢復,她目前的狀況是臉變小,中臉部的蘋果肌也比原來提升和集中,法令紋也改善了不少,整體上還是很滿意的,但是對於部份區域的凹陷,例如嘴角臉頰部份,我建議等六個月後,蛋白線收縮提升的效果完全出現後再適當的補充玻尿酸即可。

 

抗老治療需要綜觀考量

我提出這個案例的原因是,很多醫美和整形醫生在處理病人的邏輯上還是處於一個過度簡化的想法,想用簡單的加減法去處理臉部衰老的問題,我不能說這個觀念是不對,但是我個人可能更傾向於回歸衰老本質,我們知道我們逆轉不了老化,但是最少我想的是讓臉部復原到接近年輕的狀態。大家都知道隨著年紀增大,我們面臨的是支撐纖維變細變長、膠原蛋白變少、細胞變少變小、肌肉張力變差,因此造成了軟組織位移(特別是脂肪的移位),會使臉變大變寬和變形,我們需要做的是把所有變量都減少或改善,要做到這件事,就不是單純的做某一件治療就可以完成的,還是要做綜合考慮。

以上述的案例,脂肪墊鬆垂的原因是支撐纖維變差,並不是脂肪過重。抽脂似乎可以減少一些重量,但是抽脂的過程中不僅破壞了支撐纖維,還造成無序的疤痕增生,對問題的改善其實不如想像的好。另外,對於大V線的使用,大家都知道原理是利用倒刺倒勾或是鈴鐺的結構勾住脂肪墊,再往外側提,但是先前的抽脂手術把脂肪處理掉了,無力可施的大V線要靠拉什麼組織來達到提升效果呢?術後產生凹陷的解決方案是去填充脂肪,基本上游離脂肪是無根之草,沒有支撐結構和纖維如何能達到飽滿緊實的效果;當然後續還做了音波和電波拉皮,想像中可以解決鬆垂的問題,但是熱傷害造成的無序疤痕增生,加上被破壞殆盡的支撐纖維,想要重建起整個面部支持纖維系統,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從這個案例我個人的體會是,對於面部年輕化的治療方案,我們應該脫離以前固有的觀念,不要還是以單一的治療方式來解決複雜的問題,不要以拼湊式的治療概念來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對於面部年輕化,我個人的理解是,應該以保留代替去除,以復位代替移位,以整體思維代替局部考慮,我們應該自我反省也自我爭辯,不要人云亦云,選擇相對好且合理的治療方式,為求美者設下種種保護罩,求美者少受苦,我們也少些糾紛,希望大家共創美好的未來世界,與大家共勉之。

 

陳世棟 醫師

從事醫療工作多年,是義大利DEKA公司激光溶脂國際訓練講師及以色列ALMA(深藍)國際訓練講師,為中國整形美容外科學全書《微創美容外科學》編者之一,也是台灣美容醫學醫學會理事及美容外科教育長,長期從事醫學美容臨床及教學工作。本身有外科、內科及醫學工程專業背景,專研於先進的醫美技術開發,在激光溶脂、自體脂肪移植、幹細胞治療、端粒酶抗衰老治療及複合式無痕微整形等都有非常精湛的研究。